第四届疑难病学术会特邀院士演讲

太原天使儿童医院

2015-08-10 10:52

 

  (与全国人大副委员长何鲁丽合影)

 

  虽然我已过耄耋之年,但我获奖的大感受仍是“继续努力”四个字,我一生的大快乐莫过于看见我的小患者健康成长,为祖国贡献力量。

 

  在此我想说医学成果决不是一个人的努力所能获得的,需要大家相互协作完成。我在医学儿科领域工作60余载,经历了此领域半个多世纪的发展,建国前期白喉、百日咳、破伤风等传染及感染性疾病严重威胁着儿童的健康,新中国成立后卫生部门门提出“预防为主”的政策,高度重视小儿的预防接种,使此类疾病的发病率大大降低。2003-2004年SARS病毒席卷了包括中国在内的世界诸多国家和地区,正是因为我国儿童广泛接种各类疫苗,大部分儿童在接受血清SARS抗体检测中发现具备SARS病毒抗体,所以在SARS病毒席卷期间我国儿童死亡率为“0”。

 

  传染性疾病威胁儿童健康的时代已经过去,目前疑难症已经成为儿童健康的主要杀手,儿童多动症、抽动症、矮小、肥胖症、性早熟等疾病频发。我喜欢孩子,更希望每个孩子都健健康康,特别是当疾病吞噬孩子健康的时候,孩子的眼神是那么的无助,这个世界对他们来说多么美好,他们的将来是多么的美好,也许这正是我选择儿童疑难病研究的主要原因。

 

  从胡阿姨到胡奶奶,我的孩子越来越多。目前已有成千上万名疑难病儿童恢复健康,可正常上学、结婚、生子。其中一个孩子已经从首都医科大学毕业,成为一名儿科医生,向我当年救治他一样,救治着更多的患儿;还有更可喜的是我的一个结了婚的患者生了一对双胞胎,是两个男孩,现在已上小学三年级,孩子非常的健康。

 

  儿科医生的大快乐莫过于看见自己的患者健康成长,每个人的大快乐也莫过于看见身边的人都健康幸福。我呼吁全民帮助、关心、爱护疑难病儿童,政府更要加大力度建立多协作的联合攻关队伍,为提高我国儿童疑难病的研究诊治水平、早日与先进水平接轨而共同努力!

 

相关阅读